摘要:     关键字:   作者:

编者按:

  9月16日,由自治区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办公室主办的自治区为民务实清廉先进典型事迹报告会在乌鲁木齐市举行。此次报告会,是用典型的力量带动教育实践活动的深入开展,促进党员干部思想觉悟和精神境界的不断提升。pk10动物科学学院院长余雄教授作为自治区7名为民务实清廉先进典型事迹报告团成员之一、作为自治区教育系统唯一入选的代表,努力践行党的宗旨、密切联系群众,政治坚强、信念坚定、敢于担当、清正廉洁,事迹感人肺腑、催人奋进,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新疆农业大学动物科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余雄,一米七八的个头,文质彬彬的他让人很难与农牧民联系到一起。而正是这位形象高大的教授经常钻牛圈、进牧场,以自己不懈的努力和才华,在新疆大地上取得了非凡的业绩--他牵头研创开发的小白牛肉改写了新疆高档牛肉全靠进口的历史;由他示范推广的奶牛标准化养殖技术和高效繁育技术,使全疆高产奶牛数目增加了一倍,年产量翻了一番,三十多年来,他的科研成果累计创造价值近40亿元。
  余雄毕业于原新疆八一农学院,毕业后又分别在南京农业大学和中国农业大学攻读硕士、博士学位。学成后,余雄怀着对故土的深深眷恋,怀着对新疆割舍不掉的情怀,毅然放弃了在大城市发展的机会,回到了母校任教。30多年来,余教授在新疆这片土地上,用他敬业和执着与“牛”结下了不解之缘,天山南北的农牧民都亲切地称他为“牛教授”。自从和牛打交道的第一天开始,余雄教授就告诉自己,要真正做到“俯首甘为孺子牛”。
  钻研学问重在实践、贵在积累,这是余雄教授搞科研时常讲的经验。2010年,在研究放牧补饲技术时,为了减少饲养成本,提高饲料转化率,余雄教授带着三名研究生来到了海拔三千多米的高山草场,对一百多头奶牛进行放牧补饲。这里杳无人烟、昼夜温差极大,没水、没电,而且交通非常不便利,每天饮食所需只能靠每周来一次的送奶车进行补给。有时候一天也喝不上一口水,吃不上一口热饭,经常半夜还在草场上奔波。就这样余雄教授一行坚持了半年之久。
  记得有一次在研究圈舍气体吸附剂时,相应实验平台尚未建立,为尽快攻克技术难关,获取实验数据,余雄教授就带着研究生在圈舍里亲自进行探索性实验。在炎热的夏天,动物圈舍里的气体恶臭刺鼻,大家一进去就会被熏得直掉眼泪。可年近花甲的余雄教授全然不顾,坚持在窝在圈舍里为我们指导实验。那段时间,大家的身上每天都沾满了动物的粪便,当地的牧民开玩笑说,这才是我们真正的“牛教授”。
  余雄教授常说,如果一项科研技术不能应用于生产,不能给农牧民带来效益,那就不是好技术。为了打破新疆高档牛羊肉全靠进口的局面,余雄教授带领3位硕士研究生,呕心沥血研创开发出高档牛肉--小白牛肉,填补了新疆空白,给农牧民带来了极大的经济效益。今年新学期开学,一位大叔到农大送孩子报名,他特意提了十公斤小白牛肉送给余教授。原来,这位大叔是来自伊犁一位牧民,四年前,余雄教授去他们哪儿做调研时,大叔的老伴得了乳腺癌,大叔变卖了家里所有的牲畜给她治病,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大儿子还打算上高中。余雄教授知道后,花钱买了一头种牛和两头母牛送给大叔,还手把手的给他交了养殖技术。现在,大叔治好了妻子的病,家里也有了一群牛,儿子也考上了大学。大叔说:“我儿子说他哪儿也不去,就要来找你学技术、学做人,将来也要成为一个向您一样的好人”。像这样来自农牧民百姓的朴实话语,余雄教授听过很多,这也成为他多年来执着于此的动力源泉。
  艰苦奋斗、无私奉献,是余雄教授那一代人最显著的一个特征。余雄教授作为我国奶业发展体系中26位科学家之一,在国内学术界享有很高的声誉。为了提高新疆地区的优质青绿饲草料占有率,余雄教授在6年的时间里,经常披星戴月,奔波于天山南北。近年来,余雄教授主持了奶牛现代产业技术体系岗位科学家项目,国家“十一五”科技支撑计划课题,新疆重大专项、科技成果转化项目和世行项目。在全疆主要奶源地建立了12个高产奶牛养殖示范区,并积极推广奶牛标准化养殖技术和高效繁育技术,使示范区高产奶牛数目增加了一倍,年产量翻了一番。
  多年来,他积极主张科研工作者应该俯下身子了解市场需求和农牧民的困难,踏踏实实解决实际问题。要“把学术理论应用到田间地头,让科研成果惠及千家万户。”30多年来,余雄教授推广转化的生产技术超过四十余项,解决农牧民生产问题一百余项,仅在乌昌地区产生的经济效益达近40亿元。2011年,余雄教授个人被国家科技部授予“十一五”国家科技计划执行突出贡献奖。
  去年年底,为了提高农牧民的收入,促进马产业发展,加强马文化的传播,余雄教授带领团队在全疆各地进行调研,夜以继日的工作,使余雄教授的身体感到严重不适,可面对繁忙的事务,余雄教授强忍病痛,坚持工作。前后两个多月的时间,余雄教授平均每天就睡四五个小时。终于,该研究项目获得科技部的批准。可是,这个高大魁梧的身躯却倒下了。病痛让他整晚整晚睡不着觉,手抖的翻不开书,脚麻的走不了路,严重时连饭都吃不到嘴里。辗转两家疆内大医院,专家都说:“病情严重,难以确诊,务必马上转院!”直到在北京协和医院,余雄教授才被确诊出患上了“格林巴利综合征”。
  从住院待查到手术期间,余雄教授始终念念不忘他的学生和未完成的科研项目,在病床上他多次打电话指导科研工作,还特意叫家人为他准备了一支录音笔,在手术前,余雄教授担心手术的风险,他强忍着病痛,录音整理了他用毕生心血积累的大量科研资料,以防不备好留给后人。
  经过长达十几个小时的手术,余教授总算捡回了一条命,但是医生建议出院后必须在家静养。可是从医院一回来,伤口还没拆线,余雄教授就拄着拐棍带着伤痛来上班了。病痛的折磨,让余雄教授的体重从原先的80多公斤下降到了60公斤。但他依然坚持上讲台、下实验室,去科研一线了解试验进度,师生们看到后无不为之动容。
  作为一名导师,余雄教授始终把“德高为师 身正为范 脚踏实地 刻苦钻研”作为教育事业和科研工作中始终不渝的座右铭。从教30多年来,他先后为12名品学兼优的贫困大学生资助学费近20万元。
  余雄教授说,作为一名老师和科研工作者,用自己所学,让更多农牧民致富,把自己的所学传播给学生,才是为教授之大者。37年来,余雄教授发扬孺子牛的精神,用心教育人,用情感化人,用智引导人,用爱感染人,以实际行动践行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光荣使命,用自己的心血书写了忠诚党的教育和科研事业,服务群众的壮丽诗篇。